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资讯 > 滚动资讯

偏颇的善意:外卖哥撞人捐款靠路人?

2019-04-25 来源:  作者:
摘要:4月22日,一条“外卖哥撞人遭索赔”的新闻登上热搜。此前几天,这条新闻被人民日报、新京报、澎湃等重量级媒体转载。事情并不复杂。20岁出头的外卖哥小郑,送餐时不

4月22日,一条“外卖哥撞人遭索赔”的新闻登上热搜。此前几天,这条新闻被人民日报、新京报、澎湃等重量级媒体转载。

事情并不复杂。20岁出头的外卖哥小郑,送餐时不慎撞上一位中年女子,造成其膝盖、额头瘀肿。女子报警并拉住小郑向其索赔300元。为了这300元钱,外卖哥在路边哽咽大哭,“我一天没吃饭,就赚了30元钱……要是有300元钱,早就赔你了”。

(4月22日,#外卖哥撞人遭索赔#话题,登上百度热搜榜第6位)

路人见状不忍,纷纷解囊相助。一位白发苍苍的老阿姨掏出100元,另一位老阿伯也递过来100元,最终凑齐300元,外卖哥边哭边向众人答谢,人间有真情。

(外卖哥撞人视频截图:黄色袋鼠LOGO外卖箱、黄色头盔显示,这是一位美团外卖哥)

这件善心故事背后,透视着更深刻的行业思索。视频中外卖哥的黄色头盔、袋鼠LOGO外卖箱分外刺眼。你没看错,这是一位美团外卖哥。

那么,故事的完整版应该是:美团外卖哥在正常工作中不慎撞人,理应由公司赔偿调解。毕竟,他不是个体户,而作为美团的雇佣者在送餐。即使发生意外,也不是他与被撞者间的单纯联系,应波及到他的雇佣主体:美团公司与被撞者之间协商解决。

再看路人的善意行为。100元钱,对热心捐款的白发阿姨、阿伯来说,不是小数。这些冒着夜色,拎着超市打折蔬菜走路回家的老人,拿着在菜场几毛、一块省下的钱,出于本真的善意帮这个男孩解困。而整件事背后,真正应该负责的美团,躲在远处偷笑。

无数个#外卖哥撞人遭索赔#背后,是美团对众包骑手保险金的巨幅亏欠。该有的五险一金不给上,这对底层劳动者,无疑是种作恶。

劳动节的失语者

五一劳动节,起源于劳动者为自身争取权益。节前,很人拿996.icu自嘲,这些敢于发声的帖子,大多来自拿着数十近百万年薪的IT、金融从业人士,不乏业内“大厂”。然而,在这些看得见的自我调侃背后,一个数量庞大的人群的声音低到听不到。

他们与你我的世界浅层交汇,却最终被折叠。他们辛勤工作,却没有五险一金,话语权圈层维度弱于你我,像《大佛普拉斯》中的肚财和菜埔,活成了失语者。他们是你身边骑着电动车,背着黄色外卖箱的美团骑手。

“失语者”的群体有多庞大?

根据美团《城市新青年:2018外卖骑手就业报告》显示,2018年共有270多万骑手在美团外卖获得收入,有67万来自贫困县;77%的骑手来自农村;六成骑手已婚已育,四成骑手爱人选择在家照顾孩子和老人,三成骑手月收入在5千元以上,五成骑手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。

在表里不一的前提下,表象越繁荣,内部缺损越背道而驰。这篇报告不会告诉你,这些来自贫困县、农村的美团外卖哥,有个尴尬的身份:“众包”。这样,美团便可以不给他们上保险和公积金。由此造成巨大的缺口,让美团年省几十亿元。

这些出身底层的年轻人,他们大概率不会为自己发声。他们不会在知乎、微博上撰写一篇有理有据的帖子申诉,也不会坐在引擎盖上条理分明地吸睛。面对强大的美团,谁又真正看得到、帮得上这些弱势群体?

美团的心病:世间安得双全法?不负资方不负卿

百度搜索“美团+撞人”,得到的结果非常多。料想,只要美团为骑手买好保险,无论对骑手、对被撞的行人,都是好的保障。

理想很丰满。然而,“美团外卖撞人,是个人赔偿还是美团?手术住院没人付钱”、“美团骑手闹市撞人致骨折被判全责,赔偿至今未支付清!”、“美团骑手撞人,拒不赔付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美团!”等新闻,将人拉回现实。可见,骑手撞人或受伤后,美团并未承担责任。

问题来了,美团为何不愿给外卖哥上保险?

我们先来看看美团有多少骑手。2018年,有270万骑手通过美团获得收入。美团《城市新青年》报告宣称有35%的骑手有其它收入来源,以“共享经济时代灵活就业”的时髦话语,弱化事实存在的雇佣关系,和本应缴纳的五险一金。

另外那65%,即175万美团“承认”的专职骑手,如人均工资5000元,所缴纳保险、公积金比例按中等城市额度计算,美团每月需为其缴纳约1500元的五险一金。175万×5000元×1500元=131亿元,这个庞大的数字,超过美团2018年总营收一倍。

即使按更低的五险一金缴纳比率,按国内缴纳比率最低的城市计算,美团每年在骑手上,也要付出大约50-80亿的应有支出。此外,对于保险公司而言,接美团这样的客户,得先掂量掂量。快递外卖行业电动车,属交通事故高发车型,其违法行为发生率是普通电动自行车的几倍。美团若想给外卖小哥上保险,付出绝对高于其它行业,这是一笔大钱。

一位美团外卖小哥咨询到:“我是美团外卖骑手,公司没给上社保,这合法吗?”怀向阳律师表示:“不合法,可向劳动部门进行投诉。”金颖律师则表示:“根据劳动合同法和社会保险法的相关规定,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从用工之日起建立劳动关系,一个月订立劳动合同并缴纳社保,这是劳动者的权利,用人单位的义务。用人单位未签订劳动合同,未参加养老保险的,违反了劳动合同法和社会保险法的规定。可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和第四十六、四十七条规定解除劳动关系,并要求向单位主张:1,支付每满一年给予一个月的经济补偿。2,补交存在劳动关系期间的社保。3,如果为未签劳动合同,应支付最多12月的双倍工资。(一年的时效)。”(备注:此问题链接为)

所以你也懂了。按美团当前的收入,不给小哥上五险一金则涉嫌违法。给小哥上五险一金则供应链吃紧,无法向投资人交差。

就这点而言,前几年京东一直做得很好。刘强东为员工缴纳五险一金,堪称业界楷模。

近日,京东取消快递员底薪的新闻沸沸扬扬。然而,多年来刘强东坚持给所有快递员缴纳五险一金,一年要多付出50亿。2016年,刘强东为基层快递员在内的员工缴纳的五险一金超过了27亿,还为快递员购买商业保险,同时京东自己也投入3000万元设立专项救助基金,帮助京东员工中的困难家庭度过难关。

比起虚伪的“好人”,诚实的“恶人”更令人崇敬。假如撞人者换上京东工装,年轻的他也许不会在夜晚痛哭。

新华社点名美团“不给员工缴纳社保”

4月17日,新华社转载《减税降费效果明显后续措施将进一步促进经济增长》,直接点名美团“违规违法,不给职工缴纳社保的问题频繁被媒体曝出。不但侵害广大职工的切身利益,也容易引起社会不稳定因素。”

临近劳动节,关于上班工时、社保的缴纳,再次成为行业聚焦点。凤凰网财经发文称:结合之前发生的美团外卖员车祸受伤理赔无门的案例来看,不缴社保,似乎已经成为外卖企业招聘外卖员的潜规则。

凤凰网财经认为,被众多商家和消费者选择,公司市值一路上扬的外卖行业龙头—美团,曾被爆出陷入多元化迷局,美团外卖业务高速发展的背后是摩拜和网约车亏损的持续加大,巨额亏损后居然断缴外卖员的社保,把自己一时冒进带来的亏损转移到员工身上。

“美团在3月11日发布了2018年全年未经审计财报。从财报的营收结构来看,外卖数据为收入381。4亿元,同比增长81。4%,可以看出外卖依旧是美团点评的业务核心。但是由于美团的多元化发展,收购摩拜和滴滴等一系列操作,最终导致了美团点评2018年全年经营亏损了110。86亿元。财报发布后,美团点评股价下跌11。12%至52。35港元,可见社会对美团的认可度正在不断降低。”

十九大提出“全民参保计划”,外卖员也已经被纳入参保计划之内。期待有一天,无数个小郑,别再为了300元撞人赔偿金而痛哭。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
甘肃快3 北京两步彩 山东11选5 安徽快3 山东11选5开奖 北京快3 极速快3 福建快3 极速快3 广西快3走势